我怀念你

脑洞巨多文笔极差。

【农靖】信我有鬼(上)

啊啊啊

错引_Miss.Direction:

架空/灵异/一发完/6.8k字/HE


 


鬼魂陈立农x歌手尤长靖


 


 


小尤新歌太戳泪了好多人都有写文这篇也算是昨日青空的命题作文好了


(……这个敏感测排查了一晚上都搞不定 只能分开(上)(下)发 合起来就被卡 我要吐了QAQ  )


 


------------------------------------------------------------------


 


信 我 有 鬼


 


“你在吗?”/“你能听到吗?”/“我想你啊。”


 


 


【“你在吗?”】


 


尤长靖是个怕鬼的人,而陈立农是一只鬼魂。


 


第一次见到陈立农,是在一次拼盘演唱会的后台化妆间。尤长靖唱完三首歌,下了台觉得冷,四处找自己的外套。


 


那是一件墨绿色的羊皮外套,造型师说是给他从一间vintage店里淘来的,没有牌子,手工缝制而成,皮质面料做工精良;款式即便是站在今天的时尚角度看,也大有复古、活力、oversized的感觉。柔软且保暖,在入冬以来成为尤长靖最常宠幸的私服之一。


 


他的单人化妆间空无一人,两排妆台密密麻麻地亮着小灯泡,排列整齐,若不是那些杂乱的物品摆在台上,很容易给人一种现代主义的怪诞感。


 


尤长靖走向上台前坐过的那把椅子。


 


奇怪,明明放这里的。


 


他坐下来准备歇一会,无意中瞥了一眼镜子,


 


“啊——”尤长靖吓得撕心裂肺地叫起来。


 


镜中不是自己,而是一个陌生的男孩,他穿着那件外套,目不转睛地盯着前方,眼神空洞。


 


“这什么啊!”


 


尤长靖随手抓起化妆台上的一支唇膏砸了过去,起身撒腿就跑。


 


他跑出了化妆间,躲在那扇贴了自己名字的门边,并打死不肯再回去。直到他的造型师过来收拾东西,问他,你站这干嘛?


 


表情失控的人根本不在意自己的口音偏到了哪去,“里面有东西!”


 


戴棒球帽的长发男人不以为然,“什么叫有东西,里面乱七八糟,东西多了去!服装啊化妆品啊,我不正要去收拾吗。”说着拦也拦不住,打开了那扇门。


 


躲在漂亮男人身后的大明星缩头缩脑,终于鼓起勇气看了一眼那个诡异的镜子。


 


一切正常,倒映出他惊魂未定的脸。


 


他的墨绿色羊皮外套,也搭在他刚刚坐过的转椅上。


 


造型师拍了拍他的肩膀,语重心长,“哪有东西啊你看!长靖你最近状态不好,全公司都知道,好好休息,别搞得自己压力太大……”


 


 


 


尤长靖意识到是那件古着有问题。


 


不止一次,他披着那件衣服在飞机上、保姆车上、录音室、摄影棚里休息,小憩一阵,便时不时梦见一个年轻男孩抱着他,或是长长的手臂环着他的肩膀,一下一下地拍着,哄他入睡。他甚至能感受到男孩掌心的温度和触感。


 


梦得多了,梦里年轻男孩的脸,也越来越清晰,竟然,是当日在化妆间镜子里看到的那张脸。


 


连续两年满满当当的档期,演唱会一场接一场,各地巡回,综艺也一档连着一档,无缝衔接,尤长靖知道自己心理状态一直不好。那一瞬的眼花,和离奇的梦,起初他只当是压力过大的产物。可巧合的是一系列怪事与那件衣服都联系了起来,他似乎看出了一些端倪。


 


“你……你在吗?如果你听得到,你就出来。”


 


尤长靖一脸紧张严肃,远远地对着挂在椅背上的羊皮外套喊话。这一幕实在太怪异了,好在是在他本人的家中,没有别人,更没有粉丝和狗仔的无死角跟拍。


 


好像真的有了什么变化。


 


地上有了凭空出现的影子,然后椅子上现出一个少年,从透明慢慢变得真实而鲜活。


 


心理建设了好久鼓起的勇气在这一刻全部溃不成军,


 


“啊——”尤长靖又是一声尖叫,随即在企图后退的举动中自己绊倒了自己。


 


刚刚现形的陈立农不知所措地挠了挠头,害羞地说了声“嗨”,就蹲下去想要扶起地上的人。


 


尤长靖吓得半死,看着陈立农越来越近,手脚仿佛都被冻住了,什么动作都做不成。


 


陈立农好像后知后觉知道是自己吓到了人,赔上一个很大的灿烂笑容,“对、对不起哦……”


 


男孩的手掌贴上手臂的那一刻,尤长靖愣了一下。


 


是暖的。和梦中一样。


 


 


 


“你叫农农?是一只鬼?那你为什么会依附在这件衣服上?”


 


惊讶取代了恐惧,这个少年看上去也没什么攻击性,尤长靖不是那么害怕了,开始感到不可思议。


 


下垂眼十分无辜,“我也不知道,……不记得了。”


 


“你依附在上面多久了?”


 


“不知道哦。我十七岁的时候变成一只鬼,好像就一直跟着这件衣服,一直在箱子里,然后在小商店里,然后就跟着你了。”鬼魂的记忆不是那么牢靠,陈立农使劲回忆着。


 


确实很符合一件古着的来历,尤长靖又问,“那你现在几岁?”


 


“……鬼哪有年龄啦!”陈立农激动了一下,声音拔高顿时奶声奶气,显得年龄更小了。


 


尤长靖试探着伸手去摸他,手臂,肩膀,下颌,脸蛋,皆是人类的触感。


 


“你真的不是变了个魔术来骗我?”


 


“没有……”陈立农不知道怎么对活生生的人解释他真的是一只鬼,因为未曾有人要他证明过着件事。不是所有人都能看见他,偶尔有能看到他的人,只要没有目睹过他现形或消失的过程,都会认为他与常人无异。所以他可以伪装成普通人在人世间活动,但无法与任何一个人保持长久的关系。


 


语无伦次地说了几句,陈立农停下来想了想,“只有你能看见我。”


 


只有我能看见吗?尤长靖的害怕消失得无影无踪,竟产生了些期待,出道以来属于自己的生活、时间一点点被剥夺,仿佛他的一切都要与公众分享,现在有一个可爱的少年说,只有他能看见他。


 


能拥有一件私有的东西,对于尤长靖来说,太令人兴奋了,哪怕是一只鬼也好呀。


 


 


信我有鬼(下)


 

评论

热度(15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