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怀念你

脑洞巨多文笔极差。

婚前忧郁症 01

摸鱼玩家:

  文案:


  


  “你说你得了什么病?”陈立农又问了一遍。


  “婚前忧郁症。”尤长靖说,他想了想,“还是忧虑?焦虑?总之就是结婚前常见的一种病,医生说也没有什么大的问题。”


  “你的意思是……”陈立农捕捉到重点,“我们要结婚?”


  “对。”尤长靖点头,“五年后,我们马上要结婚了。”


  


  01


  


  陈立农醒来的时候,还以为自己在做梦。因为他的床上有个人。他睁开眼睛呆滞了好几秒,又低头往怀里看了五六次,反复确认:怀里的人是尤长靖。


  而他还在自己的宿舍里。他跟尤长靖不住同一间宿舍。


  陈立农半天没想明白这是什么情况,只能躺在那里,一动也不动。过了一会儿,尤长靖也醒了。


  尤长靖的眼睛还没有睁开,只是换了一个姿势。他的一只手原本搭在陈立农胸上的,另一只手抓着他手腕,靠着他侧躺着,把脸贴在他胳膊上。此刻变了一下,他整个人都趴了上来,把整个上半身都压在陈立农身上,胸口的那只手改搂住他脖子,另一只手也搂上,脸埋在他颈窝。


  陈立农觉得呼吸都凝固了,身上有点沉,胸腔开始明显的起伏,里头的心跳声震得他快要耳鸣,可却能清晰地听到尤长靖的呼吸声。


  他的呼吸就在耳侧,还伴随着几句含糊不清的哼哼,就是人醒来会发出的那种声音,带点撒娇,和软腻的倾诉。


  “老公。”


  陈立农觉得自己真的在做梦了,他出了一脑门的汗,终于没忍住喊了他两声:“长靖,长靖?”


  尤长靖睁开眼睛,视线对上他的脸,然后露出很甜美的笑。这笑容好像是他惯有的笑,但陈立农又觉得哪里有些不同。


  尤长靖看了他一会儿,然后说:“农农醒了啊。”


  陈立农很想问他刚才那句“老公”是怎么回事,但想了想,还是问:“你怎么……会在我这里啊?”


  “我来到这里以后,发现是分开住的,就跑过来找你了。”尤长靖说,“我等小鬼他起床了,你们宿舍门开了才进来的。”


  陈立农没有明白他前面一句话的意思,只能先针对后面的话提问:“小鬼看到你进来,然后、爬到我床上面?”


  他总觉得这件事到处都充满着不可思议。


  “你那个眼神是怎么回事啊?”尤长靖不满了,“你现在不喜欢我吗?你说你是在大厂的时候就喜欢我的,果然是骗我的对吧?”


  陈立农的质疑一下子被他堵在这里,变成难以置信:“诶,你怎么知道?”


  他有说过吗?虽然他好像是表现得很明显,平时在外面也没有刻意掩盖,大家都看得出来。可是他也没有很直接地说啊,更没有表白,尤长靖怎么会问出这种话?


  “你第一次跟我做的时候说的。”尤长靖说,他看着陈立农的脸,眼神很亲切,可过一会儿仿佛又意识到什么,突然笑了一下,“你好像现在、还未成年是吗?”


  跟未成年说这种话,对方不会以为他在调戏他吧?


  陈立农没有觉得自己被调戏了,他没听懂。实在不是他连“做”都听不懂,而是从醒过来他就开始莫名其妙,好像在做梦一般,脑子里完全是一片茫然。尤长靖说什么他都只能跟着反应:“对啊,我未成年。不过快了,等过完生日,我就满十八了。”


  “十八岁的农农,好怀念啊!”尤长靖伸出手摸摸他的脸,“还是小男生的样子,好嫩哦,脸上还有肉。”


  陈立农终于忍不住了,他怀疑对方被某种东西附体:不会真的有鬼吧?他平时可是不会信这种东西的,也不会害怕。可这个尤长靖实在是太奇怪了。


  “你真的是长靖吗?”他问,“你是不是在梦游?”


  尤长靖有梦游的习惯吗?


  “我是啦!”尤长靖放开他的脸,改去揉他的脑袋,刚睡醒脑袋上的毛还很乱,被揉得更乱了,配上他的表情,看起来可爱的紧。他好久没见到这么可爱的陈立农了,长大后这人越来越喜欢耍帅,走的是性感成熟的路线,很少这么呆萌。他就扑上去,把这个小小的还有些幼稚的小陈立农抱在怀里。


  陈立农只能双手撑在床上,稳住身体。


  长靖今天真的是太奇怪了,他是不是做了什么梦?他还这么想。


  可是尤长靖说:“我是五年后的尤长靖。”


  陈立农呆住了:“五年后?那你多少岁?”他下意识地问。


  尤长靖就恼了:“不要提年龄啦,我比你大很多诶,现在你又变成了十八岁,我们差的就更多了,这样我对你怎样都好像是在做坏事。”


  “是你变,我没有变。”陈立农的思维逻辑在此刻终于恢复了正常,虽然这整件事听起来还是很不可思议,但他姑且先相信好了。


  “可是你为什么会来到五年前,就是现在?”他关心的是这个问题,并且他心里有一点兴奋,如果对方说的是真的话,刚才那句称呼——“五年后的你跟我,是什么关系?”


  “就是那种关系啊。”尤长靖笑道,可是说起为什么,他就有点苦恼了,仿佛碰到了什么解决不了的难题,“我来到这里,是为了治我的婚前忧郁症。”


  陈立农怀疑自己听错了:“你说什么?”


  “就只是待一段时间啦,我也不知道是多久。”尤长靖看着他,“等病好了我就会自己回去了,五年前的尤长靖就会回来。”


  “你说你得了什么病?”陈立农又问了一遍。


  “婚前忧郁症。”尤长靖说,他想了想,“还是忧虑?焦虑?总之就是结婚前常见的一种病,医生说也没有什么大的问题。”


  “你的意思是……”陈立农捕捉到重点,“我们要结婚?”


  “对。”尤长靖点头,“五年后,我们马上要结婚了。”


  


  陈立农觉得自己的脚步有点飘,但所有人都看得出来他很兴奋。王琳凯作为早晨爬床事件的目击者,看起来平静,但早已把这件事分享给了其他七个人,所以一早上大家看他们的眼神都怪怪的。


  蔡徐坤身为队长,虽然不是八卦的性子,但也过来拍了下陈立农的肩以示祝贺:“恭喜你。”


  黄明昊不嫌事大,过去搂着尤长靖的肩故作伤心状:“我太难过了,长靖竟然喜欢的人不是我。”


  尤长靖丢给他一个看小屁孩的眼神。以他现在的心理年龄,看十六岁的黄明昊,那真的是好像在看孩子的感觉。


  林彦俊也在一旁起哄:“要不要换房间?要不要换房间?小鬼可以换到我房间来。”


  “这样也太麻烦别人了吧?”陈立农还很不好意思。


  “不麻烦不麻烦。”王琳凯还很配合,笑着道,“我今天就搬过去,我东西很少。”


  


  大家就这么默许了两人同居的关系,只有尤长靖眯起了眼:他是没什么问题,跟陈立农住一起很久了。可是五年前的自己,在这个时候好像还……没有跟陈立农在一起吧?到时候回到这里,发现自己跟他住同一房间,会是什么反应?


  他忍不住想偷乐。


  可是五年前的自己现在去哪里了?不会去了五年后吧?想起后来的陈立农,他又觉得便宜“自己”了。


  他伸手捏捏陈立农的胳膊,又掐了一把腰,摇头:“身材太差了。”没有五年后好。


  可其他人听见这句话就不能忍了,朱正廷头一个蹿过来,指着尤长靖的肚子问:“你说这话你好意思吗,尤长靖?你居然嫌别人身材不好?”


  陈立农的身材在他们中算是顶好的了,朱正廷自认为身材不错,可还是没他腿长。


  尤长靖低头看了一眼自己:好嫌弃,五年前的自己要真的去了五年后,估计得高兴死。


  这时候减肥怎么就这么难啊?他是从什么时候开始减肥成功的?好像不是为了减肥才努力去练的,而是……


  他看着陈立农,又摇头:“未成年。”


  ——真惨。


  


  陈立农对他们的未来很好奇:“我们是一直就在一起,然后结婚?”


  尤长靖点点头,他们此刻正在吃饭。上午经历了一场练习,都是后来很熟练的东西,本应更加容易,可尤长靖却觉得很不轻松。因为身体并没有改变,相反,还觉得更吃力。尤长靖觉得自己很久没这么累过了,后来开个人演唱会的时候,十几首歌唱下来,也能觉得很适应。


  陈立农看着他吃饭:“你还是什么都吃诶。”


  尤长靖一点都不挑食,盘子里不管装的是什么菜都能全部吃完,连米饭也不剩下。


  “我不喝黑咖啡了。”尤长靖给他舀了一碗汤,自己先喝一口,“中途有一次胃病犯,你送我去医院,跟医生交流过后,就不许我再喝黑咖啡。我后来跟你一起去星巴克,都会点抹茶可可碎片星冰乐。”


  陈立农差点被呛到:“那个不是很甜吗?我会让你吃那么容易增肥的东西吗?”


  “放心了啦。”尤长靖笑道,“我后来有把身材练好,真的不胖。”


  “是吗?”陈立农还是很怀疑。不是他不相信,而是他真的觉得尤长靖从大厂出来以后越来越胖了。倒不是他嫌弃啦,就是看他被骂也很不开心啊,希望他可以不要再被别人说那些话。如果尤长靖自己真的不在意也很好,那就没关系。可其实他看出来,尤长靖自己也是会在意的。所以他还是想监督他减肥,让他瘦下来,也希望他更健康一点。


  “真的。”尤长靖想了想,“我去订做结婚用的礼服时,称重是119斤,算正常吧。”


  “那是很瘦了。”陈立农又问,“结婚礼服,那你是穿婚纱吗?你是新娘吧?应该是你嫁给我。”


  “谁是新娘啊!”尤长靖本来恼怒了,两个大男人结婚,自然是都穿新郎装,谁会去当新娘啊?可是眼珠子一转,他又笑起来,他对陈立农道,“你才是新娘。”


  “不可能。”陈立农不相信。


  “那如果我说除非你做新娘子才肯跟你结婚呢?”尤长靖记得这时候陈立农还没有对自己表白,也不知道自己其实也很喜欢他。他如果是站在“单恋”的角度,说不定会觉得自己能做出这种事来。


  “可是我比你高啊,哪有比新郎高这么多的新娘子。”陈立农此刻对结婚其实没有太大的概念,还没成年,虽然在很多事情上已经很成熟了,但思考问题还是在现阶段。想跟喜欢的人在一起,这种念头会有,结婚就只是见过而已。


  身高这一点尤长靖就更郁闷了,陈立农不仅现在比他高很多,他还在长。五年后,真的站在自己身边就很优越。


  可他不想就这么放过逗他的机会,也只有十八岁的陈立农还可以被他骗到了。他就说:“对啊,所以你不肯做新娘子,我就得了婚前忧郁症了。”


  “……”陈立农惊呆了。




       ——TBC

评论

热度(181)

  1. 我怀念你摸鱼玩家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