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怀念你

脑洞巨多文笔极差。

7538(一发完)

少女病阿姨:

陈立农X尤长靖


人设天崩地裂


剧情异想天开


OOC 勿上升




(1)


春天快来了,陈立农竟然又开始长个。


十七岁的年纪,骨骼如春笋一样不受控制地向外延伸。每天至少十个小时的训练伴随着小腿的生长痛让他好几天没有好好睡过觉了。


所以这天陈立农又起得很早。走进训练室还没有人,独自对着镜子练了几遍动作,才有队友陆陆续续进来和他打招呼。


这一次他要唱的歌是《戒烟》,听名字就很苦情沧桑。但陈立农没有抽过烟,更不知道戒烟是一种什么样的感觉。所以他唱了一会儿以后,朱正廷用一种复杂的神色看他:“农农,你唱这首歌的时候,都在想什么呢?”


陈立农挠头:“啊,就什么也没想……”


“这样不行。”朱正廷摇头,“我们唱得都没什么感情。”


“自己都感动不了,怎么去感动别人呢。”




没什么感情经历的练习生们似乎都因为这个问题感到困扰。


陈立农第一反应是问尤长靖怎么办,但尤长靖还没来。




于是他推开门走了出去,又一直晃到顶楼。


他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要走这段路,但当看见靠在墙边的尤长靖时,陈立农知道自己有了答案。


窗外下着雨,尤长靖穿着柠檬黄的套头衫,小小一只缩在角落吃薯片,眼睛呆滞地投向某个不知名的方向,不停咀嚼的动作很像陈立农想养的小动物。


尤长靖是侧对着陈立农,衣衫是这个阴雨天气里唯一一抹明亮。


陈立农不自觉就笑起来。


他走过去,弯下腰凑到对方耳边说:“有长胖,你又在偷吃哦。”


尤长靖侧头仰望他,卧蚕饱满的一双大眼里带着一点惊慌和羞赧。


陈立农看到尤长靖有些不好意思地站起来,把薯片藏到身后,抬头看他,讨好地假笑。


“交出来哦。 ”陈立农哪怕是管尤长靖的时候,也是笑着的,“是谁每天都在抱怨自己长胖啊?”


尤长靖的眼珠四处乱瞟:“是谁呀?我也不知道哎。”


不知道为什么,每次看到这样的尤长靖,头发带着自然的卷曲,矮矮一头站在自己面前,恶作剧一般地赖账的时候,陈立农就很想捉弄他。


尤长靖一不注意,他就绕到对方身后抢走了拿包薯片。


手里拿着薯片刻意向尤长靖示威的陈立农,笑容看起来依然单纯无害。


尤长靖却觉得他是个小恶魔,扑过去就要抢。陈立农故意将手臂举高,让尤长靖踮起脚也抢不到。


他笑得更加明亮耀眼了,和窗外的绵绵阴雨形成鲜明对比。尤长靖看他一眼,终于放弃了,把脸转到窗边,嘴里嘟囔着:“陈立农,你是魔鬼吗?”


再生气的话加上尤长靖的闽南腔都变成了有点嗲气的娇嗔。




陈立农觉得和尤长靖在一起的感觉像喝掉一杯柠檬红茶。


清爽又微甜,但喝到后面,总会不可避免尝到那一点柠檬的酸涩。


也许是糖怎么都没法放够。




也许十几岁的心也和骨骼一样充满了贪婪的生命力吧,好像不管吃多少饭,运动多少小时,都没法按捺下那份不知由来的躁动。


陈立农看着窗外的雨发呆。


不知道尤长靖是什么时候转过头看他的,尤长靖问陈立农:“你在想什么啊?”


陈立农还是有些出神,用手指在透明的玻璃窗上划了一串数字。


"7538?"尤长靖看着他手指移动的痕迹念出来,“什么意思?”


这是陈立农昨晚入睡前听的歌,听的时候,脑海里总是闯进尤长靖的脸,蛮不讲理。


当然陈立农要承认他很喜欢尤长靖这种蛮不讲理。




7538,亲我下吧。


这种告白实在太拙劣了吧。


回过神来的陈立农有一点懊恼,耳根烧红起来的时候他庆幸自己皮肤不算白。


尤长靖还瞪着一双亮晶晶的眼睛望着自己,一副求知欲很强烈的模样。陈立农故作镇静地移开目光,慌乱片刻,又习惯性笑起来,伸出手去按在尤长靖头顶,总算得偿所愿揉了一把那看起来就柔软得要命的头发。


“尤长靖,你又变矮了耶。”陈立农故意说。


“干什么啦。”尤长靖翻着白眼拿掉他的手,嗔怪道,“没大没小的。”


“哦?”陈立农笑得很开心,“你不是02年的吗?”


“1902啦。”尤长靖说。




这个梗他们反反复复说了很多次,好像都不会腻。


两人笑过以后,就自然地开始一起练歌。


尤长靖很喜欢清晨去楼顶练歌,陈立农知道这件事以后,就总也跑到楼顶去骚扰对方。


尤长靖也习以为常。


这次他们要一起唱《戒烟》。


“他们说你唱得没感情吗?”尤长靖说,“那你先唱一下你的这句给我听一下。”


“喔。”陈立农咳了几声,看着尤长靖盯着自己,又有些紧张。


盯着歌词,余光还能感受到身旁的人,陈立农突然觉得周围空气变得更安静了一点,只剩下自己心跳的声音。


于是他开口了。




“已经为了变得更好去掉锋芒。”


“一不小心成了你的倾诉对象。”


……


空气更安静了一点,窗外雨声被放大。


转过头,陈立农发现尤长靖还在看着自己。


“唱完了?”尤长靖问。


“嗯,该你了。”


“我觉得。”尤长靖停顿一秒,说“我觉得你刚刚唱得,很有感觉啊。”


“是吗?”陈立农捧着一颗酸涩的心,望着尤长靖又笑起来,逞强道,“我也觉得哎。”




戒烟是什么感觉,陈立农大概开始有一点懂。




(2)


时间很快到了中午,大家都该去吃饭了。


陈立农跟在尤长靖身后走得很慢,盯着前面人的发顶,像闻到雨后青草的香气。


前方的人却突然停住,陈立农错愕地急刹车,差点摔一跤,就听到尤长靖很有元气地朝不远处喊:“林彦俊!”




林彦俊环抱着手臂靠在墙边,还是一副酷酷的模样。尤长靖好像一点也不觉得有什么,眉开眼笑地走过去,问他今天练得怎么样。


“就还好啊。”林彦俊回答得也很简单。


尤长靖不会因为他的回应而不开心,反而自然而然地接下话题:“我们组也是,还好哎。”


陈立农静静走在他们后面,脸上依然挂着惯常的微笑。




后来陆定昊也和他们一起吃饭。


四个人坐在一桌,尤长靖和林彦俊又开始比拼土味情话,陆定昊在旁边一直翻白眼。


陈立农突然意识到其他三个人都是一个公司的。


而自己和他们认识,不过三个月零一个礼拜。




“我再去打点饭。”陈立农端着餐盘起身走了几步,回过头的时候,看见尤长靖的脸和耳根都很红。


他又打了满满一碗饭,最近真的很奇怪,胃和心没有一样能够填满。




坐下来的时候尤长靖又偷偷从他餐盘里挑走几块肉。


陈立农笑道:“尤长靖你今天称体重了吗。”


尤长靖从善如流地又吃了一筷子,毫不心虚地回答:“有啊,今天还是八十斤。”


“你最好是真的八十斤。”林彦俊看了尤长靖一眼,嘴角上扬的弧度很微妙。




陆定昊快要受不了餐桌上这三个人演的大戏了,翻个白眼说我吃完了,想要立刻逃跑。


陈立农也端着餐盘站起来,跟着陆定昊去倒剩菜。


尤长靖还在埋头苦吃,而林彦俊就坐在那儿看着他。




“农农。”陆定昊突然喊他。


“嗯?”


“你今天笑得好勉强哦。”陆定昊的表情,总让人感觉他洞悉了整个宇宙。


但陈立农还是否认了,他说:“啊,哪有啊?”


陆定昊撇嘴,又摇了摇头,看他一眼,不再说什么。


但又一脸心知肚明的样子。




陈立农觉得有点别扭,又有点烦躁。


在他心里很深的地方,藏着一个秘密。


这个秘密似乎被人发现了。






下午练歌的时候,陈立农和平时一样认真。


可能比平时更认真了一点。


VOCAL组的任务没有其他组重,练了一会儿就得休息,以保护嗓子。


教室很喧嚣,陈立农安静坐在角落里喝水。


尤长靖靠过来,肩膀挨着他的手臂,问道:“你今天怎么突然不开心啦?”


“啊?”陈立农还是下意识地否认,“没有啊。”




以前劳累一天也卖不完冰激凌只能一个人偷偷吃到拉肚子的时候,在店里兼职被老板骂的时候,在艺校训练筋疲力尽的时候,家里人问他:“农农,今天过得怎么样啊?”


陈立农会说:“很开心啊。”


大概是他的笑容真的看起来很具有欺骗性,所以家里人从来都会再过问更多。




其实陈立农爱笑不是为了欺骗谁。他就是很喜欢笑,不管是开心还是紧张,局促还是失落,只要笑起来,好像人生又可以充满勇气,他又可以充满力量。


只不过参加节目以后,一些声音把他这样的权利都剥夺了。




虽然尤长靖经常和陈立农拌嘴,但其实很关心他。尤其是那一段他低落的时间,尤长靖总是很容易察觉到他的不对劲,然后想方设法逗他笑。


现在的尤长靖,可能也是抱着这样的想法吧。


陈立农却不敢说出来,他的满怀心事的原因,已经变成了身旁的人。




尤长靖又看了陈立农一眼,无奈了片刻,伸出两只手道:“喏,选一只。”


“干什么?”陈立农终于又咧开嘴笑起来,“你又要开始讲什么土味情话了吗?”


“不要废话啦。”尤长靖说,“快选一只。”


“嗯,那我选右手。”虽然总是习惯性嘲笑对方,但之后陈立农还是会不自觉地配合。


“呐,那你把手伸出来。”


陈立农乖乖地把手伸出来。


尤长靖用右手在他手掌心里画了一个图案。


指尖划过手心,有些痒的。陈立农的心被灌进一阵风,摇晃得厉害。


他的眼光追随着尤长靖的手指,难以置信地发现他在自己掌心勾勒出嘴唇的形状。


其实在尤长靖面前的陈立农很少有呆成这样的时候。尤长靖觉得有点好笑又有点别扭,软软地问他:“你看懂了么?”


心跳得很快,但陈立农还是不敢相信自己的猜测。他故作镇定地,却掩饰不了声音的颤抖:“没有。“


“笨啊!”尤长靖拍了一下他的手臂,有些羞涩又索性破罐破摔,“你今天早上说的,7538啊。”


“7538,亲我下吧。”尤长靖得意地看着他,“我今天专门问了林彦俊哎,陈立农你的情话好土哦。”


说完以后他皱起鼻子,做出嫌弃的表情。


但陈立农知道他是在害羞。


盯着眼前的尤长靖,陈立农逐渐找回了缺失的心跳。


于是他又开始故意逗他:“什么7538啊,就是我随便写的数字啊,你会不会想太多哦?”


尤长靖一脸得意的小表情开始破碎。


陈立农得逞了,这次眼角眉梢都是灿烂的笑意,他伸手捏了一下尤长靖的脸,说:“逗你的啦。”


尤长靖的脸已经很红了,反应过来以后,气急败坏地要打他。


“好啦好啦。”陈立农抓起他的手说,“我的也给你。”


除了尤长靖没有别人知道,那天在喧哗的教室角落里,陈立农在尤长靖的手掌上,也画了一只嘴唇。




(完)




好像已经不太会写这种充满青春气息的恋爱了


腻歪地我老脸一红


另外《7538》这首歌真的很甜。




我的偶练同人目录

评论

热度(15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