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怀念你

脑洞巨多文笔极差。

五年后的你 01

摸鱼玩家:

  文案:


  


  “你是谁?”尤长靖看着眼前这个男人,有一点点陌生,却又很熟悉。


  对方说:“我是农农,五年后的陈立农。”


  “农农?”尤长靖又朝四周望了望,“这里是哪里?我为什么会在这里?”


  “这是我们的家。”陈立农说:“你睡在这里,是因为你来到了五年后。我们现在,正在同居。”


  


  01


  


  “同居”这个词尤长靖一点都不陌生,可事情的发生还是让他无法理解。他一觉醒来,周围的一切都变了。


  陈立农说,他来到了五年后。面前的这个男人,就是五年后的陈立农。


  尤长靖十分不解:怎么会发生这种事情?这一点都不合理。


  陈立农给他时间慢慢适应,躺在那里继续赖床。近几天没有工作,所以他们才选择在这样的日子把尤长靖送过去,送到五年前。


  尤长靖走之前说:“你不可以欺负他喔,不要吓他,慢慢讲,实在不行,你就让医生把我叫回来。”


  陈立农点头答应,然后又按着他在床上多来了几次。以后可能有一段时间不能做这种事了。


  陈立农等着尤长靖的到来,五年前的尤长靖。他记忆中,对方这时候跟他只是朋友,并不太亲密。他自己是那年十月份才表白的,在此之前,两个人关系一直是不冷不热。


  尤长靖平时都不怎么在意他,只有他故意去逗他,才会凶巴巴地给一点反应,多半是凑过来打他。陈立农也不介意,他伸手捶过来就会拉他的手。


  但更多就没有了,他们依然没什么关系。


  陈立农很早就醒了,昨天半夜感觉到尤长靖突然把他推开了,身体无意识地往床的另一边挪,他就知道应该已经换了。


  他耐心等着,等到天亮,看尤长靖醒来。


  尤长靖先是睫毛颤了颤,因为窗帘没有拉——昨晚他们是伴着月色做的,他喜欢月光洒在尤长靖身上,照着他的皮肤,那样会让他更有冲动——晨光渐亮,他就醒了。


  他醒来后望着天花板。天花板是木质的,浅棕色的条纹,上面点缀着几盏小白灯。他扭头,看到巨大的落地窗。窗外的阳台上,还晾着几件衣服。


  他有点茫然:我是还没睡醒吗?


  过一会儿他才想起来自己身处的床,床很柔软,一点都不像他们宿舍里的床。


  然后他一回头,就看到了一个人。


  


  “你是谁?”尤长靖看着眼前这个男人,有一点点陌生,却又很熟悉。


  对方说:“我是农农,五年后的陈立农。”


  “农农?”尤长靖又朝四周望了望,“这里是哪里?我为什么会在这里?”


  “这是我们的家。”陈立农说:“你睡在这里,是因为你来到了五年后。我们现在,正在同居。”


  


  “同居”这个词尤长靖一点都不陌生,陌生的是眼前这个人。陈立农变化很大,倒不是说他完全变成了另一个人,只是他显得很成熟,跟以前完全不一样。尤长靖一直以为,陈立农已经够成熟了,可是跟眼前的一比,他认识的陈立农,简直就像一个小孩子。


  “你多少岁?”他下意识地问,又想起来,“对哦,五年后,那你是……二十三?”


  “对。”陈立农点点头,“我现在很大,二十三岁了。”


  尤长靖有点想笑,忍不住道:“二十三岁很大吗?我二十四诶,不对,我02年。”他还是习惯性地道。


  陈立农笑了笑,揭穿一个事实:“你现在二十九喔。”


  尤长靖呆住,然后开始找镜子,看看二十九岁的自己是什么模样。


  站在镜子前,他愣了一会儿,像是有些意外,又很高兴。然后他蹦起来跟陈立农说:“我瘦了诶!我现在这么瘦的吗?我体重多少?有没有120?”


  这看着比他报名的时候还要瘦一点,腿细了好多,腰也是,小肚子没有了。


  “上次称的时候是119吧?”陈立农又给他透露了一个信息,“订做结婚礼服的时候称的。”


  “哇!我好轻。”尤长靖沉浸在减肥成功的喜悦中,好半天才反应过来他的话,“结婚礼服?我要结婚了吗?”


  陈立农点点头。


  “跟谁?”尤长靖虽然没有想过结婚的事,总觉得很遥远,现在先要把歌唱好。但他还是很好奇,他五年后要结婚了诶!他要有老婆了诶!


  “我老婆是谁?我现在认识吗?”他兴冲冲地问。


  陈立农双手抓着一个枕头,把枕头都快抓破了,在心里说:你果然当时不喜欢我。然后戳破他的美梦:“你没有老婆,你只有老公。”


  “啊?”尤长靖没明白。


  陈立农很酷地说:“我就是你老公。”


  尤长靖:“……”


  


  陈立农的心里,其实是忐忑的。五年了,他面对这个人,还是会很忐忑。只是五年后的尤长靖常常会哄他,说:“我真的是爱你的。”


  他和他在一起,陈立农有时候也相信,他肯定是爱自己的,不然不会一直在他身边。


  可他还是觉得,是自己先喜欢。是自己追求,尤长靖才跟他在一起。尤长靖是因为他对他好,才选择他。


  不然的话,尤长靖怎么会得婚前忧郁症呢?结婚这种事,明明是很幸福,很快乐的。他那么期盼结婚,尤长靖却很焦虑。这说明尤长靖并不想结婚,他应该还没有想好,没有确定要不要和自己过这一生。


  陈立农看着尤长靖惊呆的样子,心里说:这才是真实。


  可尤长靖呆滞了一会儿,脸突然变得通红,他结结巴巴道:“我们,结、结婚了吗?真的吗?你喜欢我喔?”


  陈立农点头,很理所当然道:“对啊。”为什么会问这种问题?


  “你没有告诉我啊。”尤长靖还是有些不确定,可他又很惊喜,“你真的是喜欢我吗?没有在开玩笑,是真的?”


  “我怎么会开这种玩笑?”陈立农奇怪道,“我表现得不够明显吗?”他记得五年前的这时候,他虽然没有表白,可是表现得也已经够明显了啊,大家都知道他喜欢尤长靖。


  “你有时候是会让我觉得,你对我应该还蛮有好感的。”尤长靖歪着头,想了想道,“可是,我每次去找你,你都把我推给别人。”


  “我有吗?”陈立农很莫名,“你记错了吧?”


  “才不是咧。”尤长靖道,想起这件事他就很生气,“我有一天,问你晚上要不要和我一起去吃火锅,说头一天跟林彦俊去吃的火锅很好吃,想再去一次。你回答我:你跟林彦俊去啊,我晚上还有事。我问你有什么事,你说要跟Justin一起去逛街。”


  逛什么街啊?Justin都是跟朱正廷一起去买衣服,他们买的衣服都贵死了,哪是他们这几个平时会穿的。


  陈立农沉默了几秒,他想了想,反问他一个问题:“你为什么要跟林彦俊去吃火锅?”


  “啊?”尤长靖不解,“他陪我去吃啊。”


  “你只要有人陪就可以是不是?”陈立农笑了笑,这笑容透着几分内敛,很成熟,跟他以前笑得有些不一样。尤长靖一边觉得他这样子更帅了,一边又发现对话好像有点问题。


  “你为什么要在意我和谁去吃火锅?”他试图把重点拉回去,“现在不是我在问你,为什么陪Justin去逛街也不陪我吗?你还说你喜欢我。”


  陈立农不说话了。他的理由有些说不出口,非常幼稚。


  他一直很在意那些事:尤长靖为什么总和林彦俊出去吃饭?为什么总是夸别人很帅,夸别人像洋娃娃?为什么跟所有人都很好,在他面前却凶巴巴的,一点也不温柔?为什么会记得所有人一些细节上的事,却往往会忘了他的。


  他心里有太多的在意,都没法说。所以他沉默了。


  尤长靖先说话了:“好啦好啦。”他看出他好像不开心,虽然很多事还没搞懂,但姑且先放下吧。总之他现在知道陈立农喜欢他了,他们五年后是在一起的,并且结婚了。


  咦?是已经结婚了吗?


  他看着卧室的墙,床头是挂着一张大合照,两人靠着,看起来很甜蜜,可就是日常的照片吧?不是结婚照的样子,他们结婚了连结婚照都没有吗?


  他把自己的疑惑问出来,陈立农顿了顿:“还没有结婚,婚期定在6月份。”


  “那还有……现在是四月吗?”他先确定了一下时间,不知道跟他本身所处的时间是不是一致的,得到肯定的答复后道,“那也要快一点拍啊,结婚照都要提前拍好,我想要拍得好看一点,到时候可能会选很久喔。”


  陈立农看着他:“你很期待哦……”


  “对啊,结婚诶!”尤长靖道,笑容甜美得好像遇到了什么喜事,“那是最幸福的事,我以前看那些偶像剧里的婚礼,都觉得好浪漫。对了我们蜜月可不可以去土耳其?我很喜欢那里的一个地方,以前看过照片,一直都很想去。”


  “……好。”陈立农点点头,有些意外,又突然感觉到心安。


  长靖……


  


  “长靖。”


  “嗯?”


  “你想跟我结婚哦?”


  “哎呀,你不要问得这么直接嘛,我会很害羞。”


  “……”


  


  陈立农突然笑道:“我们还有更害羞的事情诶。”


  “什么事?”尤长靖又在镜子前面看身材,把睡衣撩上去,看看小肚子。平平的,真好看。


  “你知不知道我们昨晚做了几次?”陈立农从后面抱住他。


  尤长靖一开始还吓了一跳,有点不适应,可后来还是脸红了,任由他抱着,然后问:“什么做了几次啊?”


  “就……”陈立农凑到他耳边,“做……啊。”


  “……”尤长靖惊呆了。

评论

热度(217)

  1. 我怀念你摸鱼玩家 转载了此文字
  2. 夏柠摸鱼玩家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