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怀念你

脑洞巨多文笔极差。

【奶尤农汤】《奶油浓汤》(1-4话) 共35话 by未忘

未忘Soo:

  



          第一话 薯片保卫战

          by 未忘

  「注:Ninepercent 陈立农x尤长靖同人,内容纯属虚构,圈地自萌,勿上升真人」
  
  *
  上课前,B班的一群男生开始了如火如荼的早间地下小会。
  “诶你们都听老张说了吗,今天有个转校生要来!”
  “真的吗?男的女的?长得怎么样?高的矮的?胖的瘦的?”
  “这个我也不知道,得问问班长。嘿,尤长靖!”
  “干嘛啦?”
  这个小个子,体型偏胖,戴着无框眼镜的班长刚刚从食堂买了两个巧克力派,一包薯片,一瓶酸奶回到座位上坐下,把巧克力派的包装纸撕开正打算仔细品尝,却被“好奇小芙”硬生生打断了。
  “你知道今天新来转校生的消息吗?”
  “我怎么会知道啊。嗷呜~”尤长靖一口咬下手中的巧克力派,随后眯起眼睛沉醉于巧克力的甜味中无法自拔。
  
  “你啊,整天就知道吃吃吃,吃成大胖子以后都别想找女朋友!”小芙数落道。
  “要女朋友做什么?我自己吃得开心就好了嘛。你们这些人就是肤浅!不懂得美食的可贵,更不懂美食里面蕴藏的人生哲学。”尤长靖的小嘴嘟嘟囔囔,脸上还沾着巧克力酱。
  小鬼和胡巴一个眼神示意,嗖的一下将尤长靖抽屉里的薯片抢了去。
  “小鬼!你别闹,快把薯片还给我!”
  尤长靖正要去抢,小鬼却把它扔给了胡巴。
  “来拿呀班长!”胡巴手里挥动着那包薯片,尤长靖刚走到他旁边,胡巴又把薯片丢给了小鬼。
  “yo班长,我准备开吃了!我要把它全部吃光光!”小鬼做出一副要把薯片撕开的架势,急得吃货班长尤连忙冲小鬼跑去拯救那包岌岌可危的薯片。
  小鬼抱着薯片跑到走廊上跳来跳去朝着怎么也摸不到他却还累得气喘吁吁的尤长靖吐舌头。
  尤长靖眼睛滴溜一转,干脆道:“算了,你要吃你就拿走吧,反正我还可以再去买新的。”
  “真的吗?”小鬼咧开嘴一面笑着,一面把薯片的包装撕开,诱惑道:“真的不要了吗?”
  尤长靖反应极其迅速的伸手过去抢,却又被胡巴一个出其不意的截胡。
  更过分的是,他还拿了一片放在嘴里,当着班长的面“咔次”地一声咬了下去,放慢动作,并且发出享受的声音。
  “啊啊啊!”
  尤长靖听到这个声音整个神经末梢都颤抖了,发了疯一样地叫道:“朱星杰!你快把薯片还给我!”
  胡巴把薯片举高道:“够得到你就来抢呀!”
  尤长靖在一旁左蹦右蹦,就是不及别人那么灵活,一时间被气得眼里泛起小泪花——就在这时候胡巴手里高举的薯片忽然被一个高个子的男生轻松的摘走了。
  
  这个人穿了一件粉红色的卫衣,下半身是一条白色的休闲裤,书包垮垮地,用单肩背着。
  “是你的吧。”
  他看着尤长靖,把薯片安稳地送到了他的手心里,身体微微倾斜,然后嘴角边的糖分慢慢溢开,突然间甜甜地微笑起来。
  “是的,谢谢。”
  尤长靖有些不好意思的小声答谢,然后开始仔细打量他的脸。
  他笑起来的时候眼睛弯得像个月芽,并且他浑身都带有一种莫名的食物诱惑力,令尤长靖不由得惦记起他去年过生日的时候吃的那个久久不能忘怀的巨型草莓冰激凌蛋糕。
  而就在此时,那“月芽”竟在不知不觉中一点点地靠近小尤的脸庞。
  他呆滞在原地,心脏莫名地开始“扑通”“扑通”狂跳。
  “你脸上有东西。”
  他伸出手来往尤长靖嘴角边抹去,惊讶于那过于Q弹的手感——这个看起来有些微胖的男孩,皮肤竟意外的嫩滑。
  “哦……哦!我去洗把脸!”
  尤长靖不知所措,干脆一头扎进厕所去,试图用凉水洗面降温,以平复他此时此刻混乱的心情。
  就在这时候,上课铃声响了起来。
  
  *
  “大家好,我叫陈立农,你们可以叫我农农。”
  尤长靖迟到了一两分钟,刚要进门的时候正看到刚才那个“草莓冰激凌”男生站在讲台上自我介绍。
  “我是新来的转校生,以后还请大家多多关照!”
  话音未落,讲台下面已经有些小骚乱了,一众女生开始笑眯眯地窃窃私语。
  “咳咳,报告!”尤长靖说。
  “班长,你怎么能迟到呢……又跑食堂去了?”张老师问。
  “没有,我去上厕所了。”尤长靖有些难为情,他爱吃这件事情竟然连班主任都知道了。
  “下次少吃点啊。”
  张老师一句话引得哄堂大笑。
  尤长靖明明说去上厕所,张老师却让他少吃点,而且看起来张老师本人并不知道这些同学在笑什么,觉得自己说得没有什么毛病。
  
  “那陈立农你就坐在班长旁边吧。班长,你要负责照顾好新来的同学带他熟悉环境哦。”
  尤长靖点点头乖巧地说:“好。”
  就这样,班长终于有了同桌——这个同桌的名字叫做陈立农,他一下子就记住了。
  “多多关照。”
  立农走到他身边坐下来的时候,又小声对尤长靖说了一句,还从卫衣的口袋里掏出一颗草莓味的棒棒糖贿赂他。
  “好棒啊!”小尤开心地接过了糖,笑出牙龈。
  目睹了一切的坐在后排的小鬼对胡巴说:“完了,我们班长的心就这样被甜食俘获了。”
  胡巴道:“尤长靖长这么大竟然没被诱拐简直是个奇迹。”
  
  小尤转过身来狠狠地瞪了他们一眼,恶狠狠地说道:“你们讨论的还敢再大声一点吗?”
  两个捣蛋鬼笑嘻嘻地闭了嘴。




  *


  应班主任的要求,B班班长尤长靖肩负起了带领新同学陈立农熟悉校园环境的责任。


  到了午饭时间,小尤叫上小芙和又霖,和农农四人结伴一起去食堂吃饭。


  “班长,你手里拿着的那是什么啊?”陈立农问。


  “老干妈啊。”


  尤长靖开心的说:“你知道吗,老干妈拌饭超级好吃的!你只要舀一点点,放在香喷喷的白米饭上面,搅啊搅啊,热气和老干妈的香味慢慢的唤醒你的嗅觉……”


  班长享受而又投入地描述食物的表情实在可爱至及,农农不忍心打断——直到他说完农农才问道:“所以你一直都随身带着它吗?”


  小芙说:“他不仅随身带着老干妈,他还随身带各种调味包,榨菜,果酱呜呜……”


  尤长靖连忙伸手把他嘴巴堵上:“你别听他乱讲啦!我只是偶尔会带而已,其实我没有那么喜欢吃东西……”


  又霖认真的说:“你骗人,你不喜欢吃东西,那宿舍的箱子里面都是什么?”


  “只要是吃的他什么都喜欢!他一个人一星期能吃一整箱零食!”小芙说。


  “真的吗?”农农说:“班长那么厉害……”


  “你别听他们胡说,明明他们在宿舍有偷我的零食吃,还硬要说是我一个人吃完的。”班长气鼓鼓地瞪着他们。


  小芙和又霖望了望天边:“诶今天天气不错啊,万里都是云哈……”


  


  农农的重点放到了另一边:“原来你们也有住校吗?”


  “嗯,我、小芙、又霖我们三个还有A班的超泽是同一个宿舍的。”尤长靖说。


  农农说:“我也住校诶,今天晚上就搬进去,房间号码是1903。”


  “我们是1902,那你住在我们隔壁。1903里面是A班的林彦俊、木子洋和灵超。”小芙说。


  说着说着,几个人已经走到了食堂门口。


  


        第二话 老干妈宣言




  *


  “今天星期一,有红烧排骨和鱼香肉丝!”


  尤长靖一闻到饭菜的香气就开心地跳了起来,什么也没多想,拉起农农的手臂就往里跑:“动作要快一点,要不然待会排不到了!”


  陈立农看着无比兴奋的他,宠溺地笑了起来。


  “一提到吃饭尤长靖就开始兴奋。”


  又霖淡定地在后面吐槽,小芙也慢悠悠地往里走着,只见尤长靖已经拉着陈立农排到了最前面。


  


  由于农农今天是到校第一天,没有校服,反而穿了一件显眼的粉色卫衣,身材又比较高大,所以在他混入人群的一瞬间就成为了万众瞩目的焦点。


  感受到四面八方投来的目光后,农农只有笑嘻嘻地回应,竟引起了食堂的一阵小骚动。


  小尤好像没怎么注意到这些,他一心只想着要打到大份的红烧排骨和鱼香肉丝,还转过去对农农说:“这食堂的阿姨超凶的,每次我让她给我多打一点她都要瞪我然后把我凶走!”


  很多人在他们周围挤来挤去,农农站在小尤身后,稳稳的扶着他的肩膀以免他被撞。


  尤长靖的注意力原本完全放在吃的上面,可是陈立农在他背后这一扶,让他再一次慌了神。


  等他回过神来的时候,食堂阿姨正拿着大勺凶巴巴的看着他。


  “又是你?快点吧。”


  小尤很有礼貌的说:“阿姨,麻烦红烧排骨和鱼香肉丝打多一点!”


  只见那阿姨随便打了两小勺就把餐盘扔了出来,小声嘟囔着:“长那么胖每次还吃那么多。”紧接着还冷冷道:“下一个!”


  农农把餐盘递过去,温柔地说道:“姐姐,可以多给我打一些红烧排骨和鱼香肉丝吗?”说着还微微鞠躬,双手合十,一脸真诚:“拜托你啦!谢谢谢谢……”


  于是乎,陈立农餐盘里的红烧排骨和鱼香肉丝堆成了山。


  


  “哇……她怎么会给你那么多?”尤长靖惊呆了。


  “这你就不懂了吧?下次要学会叫姐姐,不要叫人家阿姨。”农农说。


  小尤撅起嘴来:“呕……那么大年纪了还要让人家叫姐姐,我就不叫,我就叫她阿姨气死她!”


  见小尤正闹别扭,农农摇了摇头,苦笑着把盘子里的肉一点一点往他盘子里堆。


  “你干嘛?不用给我。好不容易打来的你自己留着吃啊……”


  话虽那么说,可他的眼睛从未离开过立农的筷尖夹着的香喷喷的肉嘎嘎。


  “你不是喜欢吃吗?那当然要给你啦。”


  立农满是笑意的看着尤长靖,看得他头顶冒烟。


  “谢了啊,那我不客气了……”尤长靖举起了筷子。


  “是不是觉得赚了?那以后你跑食堂都得带着我一起哦。”


  尤长靖没说话,扒拉着碗里的饭,心慌得连老干妈都忘了放。


  从来没有一个人对他说过这样的话……从来没有一个人愿意陪着他一起跑食堂,还把好吃的都分给他—为什么这个初来乍到的家伙会对他那么亲切呢?


  


  这时候小芙和又霖也打好饭过来了,又霖问道:“长靖你脸怎么那么红?”


  尤长靖摸了摸自己的脸:“啊?红吗?”


  他看着坐在自己对面的立农问。


  立农看了看,点点头道:“红啊……”


  “那有可能是老干妈太辣了,哈哈。”


  “可你没放老干妈啊……”小芙无情地把他戳穿。


  “我在心里,我在心里放了一整罐老干妈不行吗!”尤长靖翻了个白眼道。


  “看来你对老干妈是真爱,对我们是无爱喽?”小芙说。


  “切,我宁愿爱老干妈也不爱你们。”


  “诶?那我呢?”农农突然间问道。


  尤长靖看着他怔住—这家伙当着小芙和又霖的面怎么突然间这样发问?这下子好了,原本就泛红的脸变得更红了,也不能拿老干妈当借口了。


  “我可是把肉都分给你了的人啊!”陈立农一脸期待的看着他。


  “你当然是最棒的了!”


  “只是最棒吗?”


  这好像不是农农想要听到的答案。


  “你……你,你完全可以当我的老干妈了!”


  “……”




  第三话 草莓冰激凌


  


  *


  不知道为什么,“我爱你”或者“爱死你了”这种话可以当作开玩笑的和其他人轻轻松松地说出来,唯独在面对农农的时候他却有些迟疑,也许是因为跟他还不够熟的缘故——尤长靖跟自己这样解释道。


  吃完饭后,小芙和又霖回到宿舍去了,尤班长带着新同学在校园里四处溜达。


  “除了我们的教学楼之外,这是科技楼,这是实验楼,那是图书馆和自习室,除此之外就是室内体育馆——左半边是篮球馆,右半边是游泳馆。”


  尤长靖站在操场边上,一边吃着薯片一边说着:“我带你去篮球馆里看看吧。”


  立农好像很开心的样子,说道:“好。”


  


  “你篮球打的怎么样?”


  看他好像在掩饰什么的表情,篮球应该打的不错吧。


  “就还好。”


  他这么说,那就应该不弱。


  刚走进去没几步,就听见了地板和球鞋摩擦而发出的有节奏的声响——其中有一个身材高大又身手敏捷的男生,恰好玩出一个精彩的回旋扣篮,立农不由得在一旁鼓掌叫好。


  尤长靖面无表情卡擦卡擦咬着薯片,无动于衷。


  “你不觉得很帅吗?”农农问他。


  “跟我有什么关系。”尤长靖说。


  “你完全都不为所动的吗?”


  “所以我应该要怎么动?”


  “那个动作很难的诶……”


  “难又不能当饭吃。”


  陈立农扶额了片刻。


  是啊,这可是尤长靖,脑子里面只有吃的家伙……跟他聊什么运动呢?


  


  突然间,扣完篮的那个男生从远处走过来,陈立农这才看到他的正脸。


  不得不承认,这个人有着令人羡慕的英气外表,眼神肃杀,可令人感到反差的是,他的嘴角边挂着两个深深的酒窝,竟有几分俏皮。


  “尤长靖!”


  他一个箭步冲过来用力搂住了正在吃薯片的小尤,弄得他薯片洒了一地,还得捡了扔掉。


  “你竟然会来篮球馆……难道是专程来看我的?”


  尤长靖翻了个白眼道:“谁要看你啊!我是陪新同学过来参观校园的……话说你这个倒霉家伙为什么每次都能把我正在吃的东西给打翻?你可真是个天才。”


  “因为那样—我就可以把你的心填满啊。”说着林彦俊还冲他抛了个媚眼。


  尤长靖忍无可忍道:“林、彦、俊!你可不可以不要再给我讲你的烂梗?”


  “哈哈哈!”林彦俊仰天大笑道:“晚上回宿舍我赔给你。”


  “要是敢赖账你就死定了!”尤长靖凶巴巴指着他地说。


  看起来这两个人关系很好啊——立农撇了撇嘴。


  


  “话说,这是我们班新来的同学,陈立农。”


  尤长靖对林彦俊介绍道:“他也是你的新舍友。”


  说完尤长靖又变幻了语气软绵绵地向陈立农介绍道:“这就是我跟你说的林彦俊了,他是我们隔壁A班的,和你一个宿舍的,也是篮球社的。”


  林彦俊斜眼瞟了瞟这声调古怪的尤长靖,心里若有所思。


  “你好。”陈立农伸出手来。


  林彦俊笑了笑,和农农握了握手,眼神无比肃杀。


  “看你长得还挺高的,你会打球吗?”林彦俊问。


  陈立农淡淡地回答:“会一点。”


  “那有空来切磋啊。”


  “没问题。”


  不知道为什么,虽然立农脸上笑盈盈的,却散发出一种绵里藏刀的气场。


  “你们俩干嘛握手握那么久?农农走啦别理这烂梗王,我带你接着参观我们学校的游泳池。”


  尤长靖把陈立农拽走。


  


  *


  这游泳馆从里面看起来比外面要大很多,由于是中午,没有一个人来游泳,小尤走着走着便在里面吊起嗓来。


  “你干嘛?”陈立农哭笑不得。


  “练声啊,啊~啊~啊~”


  “别人都是来游泳馆游泳的,你却在这里练声……”


  “你知道吗?每次当我走到这种有回声的地方,像浴室啊,地下停车场啊,没人的剧院啊,就会想要大声地唱歌。”


  尤长靖站在游泳池边,闭上眼睛哼起了一段旋律,优雅而动人……没想到哼着哼着,农农竟然也合上了那段旋律。


  尤长靖有些惊讶:“这是我自己写的歌……你怎么会知道?”


  “哈?我就是乱合的啊!”陈立农一脸无辜的说。


  “不可能,你没有听过怎么可能合得那么准确?”尤长靖质疑道。


  “可能就是巧合吧……或者是缘分呢?”陈立农说:“你在这等我一下哦。”


  说完一溜烟就跑走了。


  尤长靖还在纳闷,到底为什么陈立农会知道那段旋律?而且那曲子是他在很小的时候自己写给自己听的,很少在公共场合表演。


  如果说是巧合的话……那也太巧了吧?


  还有这家伙怎么一说到关键问题就没影了呢?


  “这人上哪去了?”尤长靖东张西望。


  不一会儿,只见陈立农气喘吁吁地从外面跑来,身后好像藏着什么东西。


  “你干嘛去了?”


  农农一言不发,微笑着从身后拿出一个草莓冰激凌。


  “啊!”


  一看到吃的,尤其是看到甜食,尤长靖便开心得跳起来,把所有烦恼都抛诸脑后:“你怎么知道我喜欢吃这个?”


  他毫不客气地把冰激凌拿过来,一大口咬下去,然后被冰得直嘬嘴。


  “我还知道很多哦,有关于你的事情。”


  就在此刻,立农望向他的眼神有些复杂,仿佛蕴含了千百句话。


  趁尤长靖呆住的时候,他掏出纸巾按到他嘴上粘住。


  “开玩笑的啦!别当真。”


  


  *


  在人气如日中天的学生小卖部。


  “姐姐你好,给我一个草莓味的冰激凌可以吗?”


  陈立农笑眯眯地看着小卖部的阿姨说。


  “好啊~”阿姨目不转睛地盯着他的脸,小声问道:“同学,你是哪个班的呀?”


  “我是高二B班的。”农农说。


  “哦,原来是2B班的呀!”那阿姨提高了音量,后面排队的女生全部竖起了耳朵,然后抿嘴偷笑。


  农农接过冰激凌后才反应过来——


  为什么班级名听起来好像怪怪的……




  第四话 奶油青苹果崇拜


  


  *


  晚上回到宿舍以后,果不其然,小芙和超泽又在瓜分尤长靖的零食,而又霖则蹲在墙角默默地煮他的鸡蛋。


  “住手!你们这些人也太过分了吧!”尤长靖连忙冲过去把自己的心肝宝贝们护住。


  “班长,我们这都是为了你的健康着想,想要替你分担一些脂肪啊!”小芙边吃辣条边说。


  “小尤啊,我们可都是你正义的好伙伴啊!”林超泽嘴上沾满了饼干渣,并拍了拍小尤的肩膀。


  “我可什么都没有吃哦。”又霖悄悄地把半根火腿肠藏起来,无辜地耸了耸肩,然后背过身去继续煮他的鸡蛋。


  “Shut up!”


  尤长靖一字一顿地说道:“我、下星期、一定要去换个密码箱!我真是被你们几个气……”


  “尤长靖辣条还有吗?”


  “尤长靖我要士力架!”


  路过的灵超和木子洋在这个时候不合时宜地探了个头进来。


  “走开走开!”正在气头上的班长正打算把宿舍的门关上并把前来“要饭”的闲杂人等赶跑,眼角的余光却正瞥见一个人拖着行李箱走来,然后笑着朝他挥了挥手。


  


  “尤长靖!”


  陈立农换了一身和校服看上去比较相近的白色衬衫,干净笔挺,并且笑盈盈地用一双月芽般的眼睛看着他。


  尤长靖条件反射般地“啪”地一下把门合上,“咻”地一下钻进被窝里。


  


  “尤长靖你干嘛呢?”林超泽问道。


  “咦?我好像听见农农的声音诶。”又霖面对着墙壁,挺直了身板说道。


  “不是,你听错了,煮你的鸡蛋吧!”


  尤长靖露出头来迅速的回复了一句,又把头埋了回去。


  “哦。”又霖低下头来,继续煮蛋。


  当小芙打开门再探头出去的时候,走廊上已经没有人了,只听见隔壁传来若隐若现的说话的声音。


  “对哦,农农今天说他今晚会搬进1903,他来了吗?”陆小芙正打算去隔壁串个门,却被尤长靖给叫了回来。


  “陆小芙!你实话说,你到底吃了我多少包辣条?”


  小芙笑嘻嘻地说:“没多少包啊,也就那么一二三四、二二三四、三二三四……”


  路小芙关了门,突然在宿舍里做起了广播体操。


  


  “你们刚才在说谁啊……农农?”


  林超泽想了想:“啊!是你们班新来的那个小哥吗?我今天听班里的女生说起过。”


  “是啊,他是我们班长的老干妈。”陆小芙笑嘻嘻地说道。


  “陆小芙,你皮痒吗?”尤长靖从被子里露出一个杀死他的眼神。


  “话说,你们班女生是怎么谈论他的啊?”好奇小芙再次上线。


  “要我模仿一下吗?”林超泽靠着床摆出了一个撩人的pose。


  “请开始你的表演。”陆小芙拿出了手机,准备录像。


  “各单位注意,前方高能——”


  于是,林超泽同学开始了他的小碎步兰花指加娇嗔,展现了一波王者级别的精分反串操作。


  ——“诶你知道B班今天来了个转校生吗?”


  ——“就是那个穿粉色衣服的!他超帅的!”


  ——“同意,而且是那种很耐看的帅,就是你说不出具体帅在哪里可就是能软绵绵地扎到你心上。”


  ——“诶哟,哪有你们说的那么夸张?就还好吧就是比较清爽干净那种类型。”


  ——“什么叫还好吧!他笑起来简直可爱死了好吗?他笑起来的时候就好像阳光朝你脸上撒过来的感觉你懂吗?看到他笑容我就感觉到世界和平人类从此再没有战争再没有贫穷再没有种族歧视随处都是圣洁的灵魂……”


  “对对对……”


  一个突兀的对话突然掺杂进了1902这间男生宿舍里。


  观众尤长靖把头点成了个啄木鸟,莫名的参与到了“她们”的对话中,还忘我地补充道:“而且你们不觉得他很像草莓冰淇淋蛋糕吗?他简直就是那种可口但是又不会让你觉得甜腻的奶油,是咬一口以后发出清脆声响让人感到幸福的青苹果,哇想想都很美……味。”


  宿舍里的其它三个男生当场石化,特别是又霖。他嘴里咬着的刚煮熟的鸡蛋都在地上滚了半个圈。


  而尤长靖——看着他们几个人呆滞的样子,仿佛从梦中刚刚醒来。


  恰巧这一切,都被记录到了小芙的手机里。


  “Wait a minute……”


  林超泽深吸了一口气,回到本体,缓缓地问道:“尤长靖你刚刚说什么?”


  甜美的笑容逐渐从尤长靖脸上消失,他咬住嘴唇,再次躲进了被窝。


  


  *


  说到1903,在陈立农和木子洋灵超相互认识以后,林彦俊也回来了,买了许多零食,正准备上隔壁串门,却突然听见1902传来一阵羊癫疯般的骚动,只听见三个人在大声喊:“尤长靖!尤长靖!尤长靖!”


  然后砰地一声,1902的门被关上了。


  尤长靖披着一床被子,在外面小声拍着门,然后捏着嗓子道:“你们三个别闹快放我进去!喂!”


  “反正今天宿管不在,小尤宝宝你就去隔壁睡吧,啊。”超泽说。


  “又霖快帮我开门啦又霖!”尤长靖绝望的趴在门上。


  “班长你今晚就去1903吧,我们已经正式把你驱逐出境了。”这次连乖巧的又霖都不给他面子。


  “我去,怎么办……”


  尤长靖在门口急得跺脚又不敢把话说得太大声,结果一个扭头——


  哆、来、咪、发……


  1903里冒出四个脑袋正用一双双好奇、质疑、看热闹以及冷峻的目光盯着他。


  


  “嘻嘻……”尤长靖笑出牙龈,指了指1902的门,尴尬地回应道:“被赶出来了。”


  “为啥?”


  尤长靖哭丧着一张脸胡编道:“我们在讨论作业,我们……我们政治立场不同。”


  “那你要不要过来?”林彦俊问道。


  尤长靖摇了摇头,温婉地拒绝——于是林彦俊将刚买的那袋零食举过了头顶。



  果然,在犹豫了两秒钟不到的时间后,尤长靖还是不争气地走进了1903。




       TBC……


  


  
  

评论

热度(161)

  1. 我怀念你凡世未忘 转载了此文字